拯救民航的“随心飞” :消费者捡便宜了?

吊饰

蜜淘网、淘在路上、博湃养车纷纷倒在了C轮融资的前夜;95后的创业明星坠落神坛;光圈直播率先按下直播淘汰赛的按钮;被寄予厚望的明星创业项目却突然间沦为“尸体”……  如何解释这些“非正常”现象?用“资本寒冬”一词概括未免太过敷衍。记者拨通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的电话后,询问友友用车是否停止服务,李宇并未正面回答,只说:“很快会有通告。  2012年4月,俏江南又谋划在香港上市,为了筹集资金甚至把价值3亿的兰会所卖掉,甚至张兰都不惜辞去政协委员一职,把国籍更改为加勒比岛国,但这样还是没能在香港上市。他们以创业为由,打着同情牌,获取别人注意。  但3·15曝光的这些事情,都是科视视光与黄河科技学院附属医院“合作完成”的。互联网马太效应,更是会让很多问题集中凸显出来,而即使是微信和头条,机器+卧底,从本质上看,我也不觉得能彻底根绝这些灰色流量收割者。

记者拨通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的电话后,询问友友用车是否停止服务,李宇并未正面回答,只说:“很快会有通告。  2012年4月,俏江南又谋划在香港上市,为了筹集资金甚至把价值3亿的兰会所卖掉,甚至张兰都不惜辞去政协委员一职,把国籍更改为加勒比岛国,但这样还是没能在香港上市。他们以创业为由,打着同情牌,获取别人注意。